北城晚秋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麒麟小说网www.tanhuevien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突然被人拦腰一抱,落入一个熟悉温暖的怀里。

沈砚周语气温柔:“走路要看路。”

江蕴宁惊讶抬头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沈砚周笑道:“我们也走这条路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江蕴宁拍了拍他的手,示意他可以松开了。

沈砚周没立即松开,问道:“站稳了吗?”

江蕴宁点点头:“嗯。”

沈砚周笑着握了握她的手,这才松开。

【哈哈哈偷偷摸老婆的小手。】

【鲜明的对比,对外人——只能碰手臂,对内人——好喜欢,摸摸(#^.^#)】

【哈哈哈就是说别太真实。】

【江蕴宁看着香香软软的,肯定很好摸。】

【没错,要是用糕点来形容的话,江蕴宁就是那高级的雪媚娘!酥酥软软的。】

【江蕴宁好可爱啊!好想一口亲上去!】

【可爱的江蕴宁她有一米七二,简直是御姐的身材,甜妹的脸蛋。】

【所以我姐可甜可御。?(ゝω???)】

【这么看,江蕴宁都到凌宇的眉毛处了,那凌宇还说自己一米八五,看着不像啊?】

【路人,不是我杠,拜托,江蕴宁穿的鞋子高好吗?而且她说自己身高一七二就是一七二了?谎报身高的女明星多了。】

【凌宇的粉丝别披马甲,你睁大眼睛看看江蕴宁穿的鞋子,她穿的是雪地靴!平底的,倒是凌宇,他的鞋跟比江蕴宁的还高。还说江蕴宁谎报身高?笑死了,建议你去看看之前江蕴宁的采访,她当时直接脱鞋量了身高,而且用的是电子秤,能播报身高的那种,比你平时的体重秤还真。】

【妈啊,不会现在还有人怀疑江蕴宁的身高吧?】

……

江蕴宁站定,问道:“你们也走这条路吗?”

沈砚周点点头:“对。”

凌宇笑道:“那还真是巧了。”

不远处的黄婷思喊道:“砚周哥,我们还是快点上去吧。”

沈砚周闻言,捏了捏江蕴宁的脸:“那我先回去了,你注意安全。”

江蕴宁笑道:“好,你也注意安全。”

两组人一前一后的走着,不时吹过一阵寒风。

“砚周哥,这里有个宝箱。”黄婷思朝沈砚周招招手。

凌宇闻言愣了一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重生徐江独子,我绝不下线

重生徐江独子,我绝不下线

火燑
国防科研员穿越影视剧狂飙。 成了京海暴躁大佬徐江,极为宠爱的独子徐雷。 为了改变悲催的命运,徐雷不去电鱼,带徐江生意转型。 “我拼命才打下来的好生意,能日进斗金,为什么要转型去开网吧?” “儿子,为什么要让白金瀚的美女们,去唱歌拍电影?一首歌卖彩铃真能赚上亿?” “高启盛卖小灵通都赚翻了,为什么你投资研制的手机电脑还没动静?光刻机又是什么东西?” “搞火箭、放卫星、造飞机,高超音速导弹,察打一体
言情 连载 0万字
七零小神医,硬汉心尖宠

七零小神医,硬汉心尖宠

软甜野雾
苏玉禾死了才知道,她嫁的男人和自己所谓的好姐妹早就勾搭上了! 被渣男白莲耍的团团转,二十多年付出全都是笑话。 头七还没过,渣男竟把她用命生下的孩子弄死。 一朝重生,苏玉禾学得一手好医术,顺便怒打渣男手撕白莲,小手一勾那凶名在外的硬汉江凛黏糊地抱着她喊媳妇儿。 江凛又高又俊,脱了上衣下地干活,贲张的肌肉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,不知道羞走多少姑娘,因为坏成分怎么都说不上亲。 后来娶了城里知青,别人羡慕
言情 连载 0万字
都市:神力觉醒无敌的我护卫华夏

都市:神力觉醒无敌的我护卫华夏

千古帝王
都市:觉醒神力后我护卫华夏,从打爆神魔妖邪开始。 我觉醒了神力,创建了护卫华夏的神秘组织,一次任务,我见到了一个强大存在,他邀请我合作毁灭天道秩序,被我拒绝了。他临走时候告诉我,封印即将解开,他会再来找我。
言情 连载 54万字
奶包能掐会算,三岁震惊豪门圈

奶包能掐会算,三岁震惊豪门圈

清隐
她一岁会画符,两岁捉阿飘,三岁会布阵结印。但五岁有一死劫。云然然只能下山寻命定之人。八十岁的总裁师弟:小师姐,有人换我孙女命格!七十二岁的军队首长:小师姐,我手下们一夜死绝!六十八岁的老艺术家:小师姐,有人给我下降头!五十四岁的地产大亨:小师姐,我的别墅闹鬼!四十九岁的全球顶尖医科圣手:小师姐,我死去的病人诈尸了!云然然长叹口气,“唉,这几个崽子没一个省心的!"
言情 连载 65万字
皇上对爱后的一生

皇上对爱后的一生

禹州的赵王爷
从前有位皇上对皇后十分疼爱,真是举国羡慕啊,国家人人都以皇帝为榜样疼爱自己媳妇,生了长子就立为太子,公主更是皇上皇后小棉袄
言情 连载 92万字
汤圆女孩

汤圆女孩

一缕阳光12
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! 没钱吃饭了,看在红袖上写点东西能不能赚钱。青春啊,很短暂,就那么几年,一晃悠就过去了。桂花载酒,不似少年时。 罢了罢了,人老了,落叶归根,居老屋嚼菜根,下网抓鱼游戏于田间地头,清闲时很清闲,孤独时也很孤独,清闲又孤独时累坏了我的秃笔头,想把青春这几年的那些事儿莺燕燕花柳全写出,不多不少应该有十来万字,就算不挣钱,就算回忆录,等写完了自己自费印几本书,应似飞鸿踏
言情 连载 25万字